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军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为美国斯坦福大学(1995)、奥地利科学院(2001)、荷兰蒂尔堡大学(TILBURG)(2005)访问学者。曾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有关部委、地方政府、企业及银行等方面重要课题的研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走偏”的经济学  

2016-11-05 12:2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原文发表在《探索与争鸣》20169期,作者李军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本文为作者原创稿件,版权所有,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

 

“走偏”的经济学

——经济学发展须回归学科本质要求

 

内容摘要  强有力的经济研究工具的广泛运用并没有带来经济学的真正繁荣发展。当前经济学发展存在多方面的不足:原理性经济理论没有明显进展,忽视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片面寻求研究经济问题的“捷径”,经济研究工具被滥用,出现经济学术论文“八股文”写作模式,忽略时代背景的重大变化而简单套用经典理论。这些问题已经严重妨碍了经济学的健康发展。目前经济学理论远不能满足实际的需要,经济学发展应回归经济学的本质要求,加强对经济原理的探究。

 

关 键 词  经济学 自然科学 研究方法 研究工具 原理行经济学  工具性经济学

 

概述

 

    发展经济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由此以分析经济现象与问题为核心内容的经济学成为十分重要的学科。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以计算机、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经济学发展得到了越来越强有力的研究工具的支持,经济学发展进入新阶段。目前经济学的内容极为丰富,要全面、完整地展现当代经济学的学科体系实际上已经非常困难。然而,强有力的经济研究工具的广泛运用,事实上并没有带来经济学的真正繁荣发展。在我们的现实经济生活中,人们对现行经济的理解并没有因为经济学的发展而变得容易,相反,有关的困惑却越来越多。面对复杂多变的现代经济,人们似乎越来越难以把控。例如,2008年发生美国次贷危机,由此导致世界经济陷入持续低迷,至今尚未复苏。对此,主流经济学家们既没能在事前给出成功的预测,也没能在事后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法。经济学理论的有效性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一些学者已经注意到了当前经济学发展存在的问题。如韦森教授(2015)认为20世纪50年代以来,经济学越来越数学化、导致百分之八十以上乃至绝大部分经济学论文只求逻辑上自洽(self-consistent),数理上严密和数学模型优美,变成了经济学人内部互相欣赏、只供少数同行和专业小圈子内部互相讨论而与现实经济运行已经没有多少关系的一种智力游戏(mental games)。张五常教授(2016)认为经济学理论需要摒弃华而不实的复杂模型回归实证,唯有简单的理论方能解释复杂的世界。国际上,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世界经济持续低迷以来,英美等国学生曾多次发起抗议,核心是抗议现行大学经济学课程难以应对全球经济发生的问题,认为大部分经济学课程主要是关注经济学家运用的工具,而未解决学生对经济的疑问。然而,或许是因为当前经济学科体系如此庞大,个体的经济学者通常只能专注经济学中的某个特定领域,因此目前有关经济学整体发展状况评论的文献尚较少,多见于零散的观点。

总的看,目前经济学发展似呈现这样的倾向研究经济的方法工具越来越多,研究经济的手段与技术不断出新,但是,能够告诉人们道理的经济原理却没有取得明显进展。目前在经济分析中,研究者通常注重的是经济变量间表面的数量关系估计,淡化对变量间内在基本逻辑关系的探究重方法、轻原理,重计量、轻逻辑,这些现象在目前经济研究工作中普遍存在,反映出经济学发展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问题一: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远滞后于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

 

当前经济学的主体内容可大致分为两类:原理性经济学与工具性经济学。原理性经济学指以揭示经济事物的原理、机制机理为核心内容的经济学理论,是重在“讲道理”的经济学。例如,产品的供给与需求理论揭示了市场价格的形成机理,即属于原理性经济学范畴的内容。工具性经济学指以提供研究经济的有关方法、技术与手段为核心内容的经济学,是重在“讲方法”的经济学。例如,有AB两个经济变量的时间序列数据,不论AB两个变量是否有实际的因果或逻辑关系,利用计量经济方法总可以进行两变量间数量关系的估计。其估计方法以及实现手段,即属于工具性经济学范畴的内容。

经济学之所以有用,关键在于它可以告诉人们有关经济运行的基本原理,解释有关经济现象,以指导人们更好地解决实际经济问题,更好地发展经济。工具性经济学的根本意义是为原理性经济学提供有力的研究方法与研究工具。因此,原理性经济学是经济学体系中的本质与核心内容。相应地,原理性经济学发展水平是总体经济学发展水平的真正标志。工具性经济学的有效性,主要看其对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是否有真正的帮助,工具性经济学自身的发展并不是根本目的。因此,发展原理性经济学是整个经济学发展之本。

然而,当前的实际情况是:市场上有关工具性经济学的书籍层出不穷,而原理性经济学的书籍则是内容多年不变的那几样传统教材。现在告诉人们如何研究经济的方法与工具越来越多,而对现实经济现象与问题进行有效解释的经济理论却未有明显的进展。目前学习经济学的学生,普遍热衷于学习研究经济的工具,而对经济原理的学习通常是不求甚解。因此,如果说当前经济学有较大的发展,那么主要是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而非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这实际上是经济学发展的一种虚假繁荣景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已有脱离原理性经济学而独立发展之势,一些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与现实经济渐行渐远,甚至已到无实际意义可言。

事实上,原理性经济学与工具性经济学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一方面,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为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提供有力的帮助。如果缺乏必要的研究方法与工具,对一定经济现象与问题的认识就难以深入,从而难以认清问题的本质,由此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受到制约。另一方面,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为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提供必要的理论指导与应用方向。如果脱离了原理性经济理论的指导,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就会迷失方向,工具性经济学的真正价值也难以体现。同时,如果原理性经济学理论发展过于滞后,运用工具性经济学的成效性必然受限,或者说工具性经济学的“用武”空间必然有限。

因此,原理性经济学与工具性经济学应彼此协调、均衡发展、相互促进。现代科学技术工具及前沿研究分析方法越来越多的被引入经济学领域,这无疑对促进经济学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如何正确运用现代经济分析工具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经济学发展及实际运用可能会误入歧途。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原理性经济学与工具性经济学实现有机的协调发展,才能实现经济学的真正发展。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不能脱离必要的经济理论的指导,不能脱离现实经济的实际意义,不能脱离原理性经济学的发展,否则工具性经济学的发展也就失去了其真正的意义。目前原理性经济学发展严重滞后,实际上已经成为妨碍经济学发展的一个瓶颈,同时也是经济学理论远不能满足现实经济分析需要的一个重要原因。

 

问题二:忽视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

 

现代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导致人们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研究经济问题的期望越来越高显然,这是人们的一种正常期望。现代计算机技术在数据处理、模型建立、图像绘制及结果展现等诸多方面有越来越强的能力,无疑为经济分析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然而,在广泛运用科学技术手段进行经济分析的过程中,目前出现了这样的明显倾向:忽视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完全按自然科学的研究模式研究经济问题。

事实上,作为社会科学属性的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因此经济学的发展模式绝不能简单地套用自然科学的发展模式。经济学与自然科学的一个根本区别在于各自的研究对象有质的不同。经济学以人及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属社会科学范畴。自然科学则以自然界为研究对象。人的行为有高度的不确定性,由此决定了探索人的行为以及有关的经济运行规律,比探索大自然的规律实际上更为困难。例如,人的思维、智力水平、个人性格、心理素质、情绪状态、教育程度、财富状况、社会地位、传统文化、民族习惯等诸多因素,都是影响人的行为的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具有易变性,难以对其进行客观的度量与控制。直到目前,经济学理论还不像自然科学理论那样严谨、那样颠扑不破。如对同一经济现象的解释,在经济学中可能会有多种不同的理论;请不同的经济学家解答同一经济问题,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经济学家预测经济形势的能力,远不及气象学家预测天气的能力。

自然科学技术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使一些人淡化、甚至忘记了经济学本身的学科属性。正是由于忽视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使一些人将研究方法及研究工具的先进性、前沿性,同研究成果的科学性及学术性混同起来,以为采用的研究方法、研究工具越前沿、越先进,其成果的学术性乃至科学性就越高。在此观念的作用下,一些学术论文的写作实际上是重在显示其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或研究工具的先进性、前沿性,是为建模而建模,而不是真正为了分析与解决实际经济问题。目前一些学术期刊甚至包括一些权威学术期刊也深受这一观念的影响,将论文采用的研究方法与研究工具的前沿性作为是否录用的一个重要标准,这是非常不恰当的。

毫无疑问,自然科学技术的发展可为经济研究的工作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从而对促进经济学发展起积极的作用。然而,无论是怎样先进的自然科学技术,都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而无法解决经济学自身发展的问题。即,自然科学技术的发展并不能带来经济学的自动发展。研究经济的方法与工具取得进展,并不意味着我们由此可以自动知道更多的经济原理。要推动经济学的发展,必须遵循经济学自身发展的规律,而不是将自然科学技术的工具简单套用于经济研究领域的问题。例如,现代计算机技术已经成功解决了社会经济仿真与模拟的技术问题,但是如何利用计算机建立符合实际的经济场景,归根结底还是有关经济理论的问题,而不是计算机仿真技术的问题。即,利用计算机技术对现实经济的仿真与模拟,必须符合有关的基本经济理论,符合有关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则。否则,没有符合实际的经济理论的指导,计算机的仿真与模拟无异于是一种计算机游戏。

总的看区分经济学与自然科学有质的不同是十分重要的关键性问题。只有遵循经济学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在一定经济学理论的正确指导下,将自然科学技术应用于经济研究领域才能是有效的,才能促进经济学的真正发展。当然,经济学的发展与自然科学的发展,乃至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都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彼此有着密切的联系。要遵循各学科自身的发展规律,既看到相互的联系,也看到彼此的区别。如果完全按自然科学的发展模式来发展经济学,势必将经济学的发展引入歧途。

 

问题三:研究经济的工具被滥用

 

掌握怎样的工具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工具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实现手段与能力的体现。人类社会进步水平的标志,通常就是以人类所掌握的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工具”水平为标志的。例如,石器、青铜器、蒸气机、计算机乃至信息网络等,都可作为划分人类不同文明阶段的标志。因此,有怎样的研究经济的工具水平,是衡量经济学发展水平的重要尺度之一。但是,经济学作为社会科学的属性决定了,研究经济的工具水平并不能全面体现经济学发展的总体水平。归根结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因此经济学发展的水平要以其分析与解决实际经济问题的能力为最终标准。

当前研究经济的工具水平所取得的进步,实际上不仅没有起到明显提高现行经济学理论水平的作用,反而出现了研究经济的工具被滥用的情况。目前普遍存在的现象是,无论是针对怎样的经济问题,都必须要用上一定的研究工具、特别是前沿性研究工具进行研究,似乎才能体现其研究的科学性和学术水平。在一些人看来,只要是掌握了功能强大的经济研究的工具,就可以进行任何的经济分析,而不论其所采用的研究工具的适用性怎样。

事实上,对经济研究的工具是切不可随意滥用的,否则不仅无助于正确分析有关经济问题,反而容易产生误导甚至荒谬的结果。例如,在现代农业经济中,农业产出的增加主要是通过物质要素投入与技术进步的作用而实现的。其中,技术进步是农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主要原因,与之对应的现象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数量减少,因此相对过剩的农业劳动力需要向其他产业转移。这时,如果简单地基于时间序列数据建立农业产出与农业劳动力数量之间关系的计量经济回归方程,那么两变量间将呈现负向关系。如果不考虑实际经济的情况,而是简单地按此数量关系分析,结论将是农业劳动力投入越少,农业产出越多。显然这是十分荒谬的结论。实际上,农业产出水平增加与农业劳动力数量减少两者间不是因果关系。这意味着现实经济变量是否为因果关系,需要结合现实经济的具体因素进行判断,而不是计量经济方法的问题。再如,利用现代计算机技术可以模拟个人、城市乃至国家的某种经济场景,但是如果其模拟不是基于正确的经济运行机理与机制而建立的,其所谓的经济仿真模型无异于是一种计算机游戏,实际是一种偏离实际经济的自娱自乐的“游戏”。

一般而言,运用经济研究工具的结果不具有标准性和一致性。这与自然科学、工程技术领域的工具运用结果不同。对自然科学、工程技术领域的工具运用,其结果可以是能够标准化、统一化、可重复生产的产品,如一台合格机器生产出来的产品的质量通常是有一致性的。严格地说,经济研究的工具实际上是助人思维的一种艺术,而不是硬科学技术意义上的工具。例如,运用相同的工具分析同一经济问题,不同经济学家给出的结果可能不同。这是因为不同的经济学家对分析问题的角度、理念与有关因素的考虑可能是不同的,因此即使采用相同的研究工具,其所得出的研究结论也可能不同。从这个意义上看,经济研究的工具同自然科学、工程技术领域的工具相比,实际是不同性质的工具。

特别是对一些经济变量间因果关系的识别,不是单纯靠定量分析方法能够解决的,归根结底是需要对现实经济问题进行符合实际的客观分析,需要对经济问题本身及相关因素进行深入探究。而这种探究需要借助有关原理性经济学的理论,而不是单纯运用定量分析工具可以解决的。因此,经济研究工具的运用必须要在正确的经济理论的指导下进行。如果脱离正确的经济理论的指导而滥用有关的研究工具,这种表面上的科学分析与科学决策的模式,实际是一种伪科学的分析与决策模式。而对经济研究工具的滥用,不仅有悖于学术研究的规范,而且是对正常科学决策的极大干扰,极易产生误导乃至错误结果,是非常有害的。

 

问题四:片面寻求研究经济问题的“捷径”

 

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经济现象与问题,现行经济理论经常显得无能为力、无所作为,这表明当前经济理论对现实经济的指导作用有很大的局限性。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经济原理的探究远远不够。或许因为对经济原理的探究存在太多的困难,促使一些人片面寻求研究经济问题的“捷径”。主要表现是,期望运用某种研究经济的工具,利用先进的自然科学技术的成果,按一定的套路进行,就可以找到研究经济问题的“捷径”。

事实上,对探寻研究经济问题“捷径”的期望,是研究工具被广泛运用的一个重要动力。现代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不断引发人们对经济研究工具的热衷追求。这实际也是工具性经济学发展比原理性经济学发展更为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我们必须要清醒地意识到,无论科学技术取得怎样的进展,都无法解决经济原理发展的问题。也就是经济原理不可能因为硬科学技术的发展而自动发展。美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同时拥有众多当今世界上著名经济学家,主导着经济学发展的方向与话语权,然而美国也不能很好地解决其自身的经济问题。如美国经济同样出现诸多困难,还是不能避免发生次贷危机。这意味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与经济学理论的发展并不是一致同步的关系。

不可否认,以现代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为主要代表的科学技术的运用,极大地提高人们进行经济分析工作的效率。但是,在属于社会科学范畴的经济研究领域,实际上不存在着一劳永逸的研究工具。一方面的原因是,任何的经济研究工具及相关理论方法,都有其特定的适用范围。如在经济模型中,不存在唯一正确的,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模型。任何经济模型都有其成立的特定条件,都有特定的适用范围。因此,不同情况下对经济模型的选择与运用是不同的。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任何的经济研究工具及经济理论本身都有其天然的无法克服的局限性。不存在可以解决所有经济分析的问题的特定研究工具。而经济研究工具的局限性,既有理论与方法本身不完善的内在原因,也有现实无法满足其条件要求的外在原因。

对研究经济问题“捷径”的探求,也反映为在目前的经济学术论文写作中,出现了普遍存在的程式化写作模式:(1)寻找有一定前沿性或新近出现的某种模型或研究方法;(2)按模型或研究方法的需要收集有关数据;(3)利用收集到的数据建立模型;(4)运行模型;(5)根据模型结果得出结论;(6)基于结论提出对策建议。在上述程式化的写作模式中,最为关键的模型与研究方法的适用性、前提条件,以及对研究问题本身有关因素进行分析等必要环节被略去,忽略对所采集的数据口径、实际意义及相关背景因素的考察。一些论文的写作偏爱复杂模型,似乎无人能看懂的文章才是高水平的。上述的学术论文的写作模式实际是一种学术论文“八股文”模式。甚至这种“八股文”模式已被简化为“找数据、套模型、出结果”的“三步骤”模式。

不难发现,在一定时期内,一些经济模型、分析方法或研究工具的运行会呈现明显的流行性特征。其中,这种流行性特征常与国际前沿研究成果的进展有关。如果国际上出现了某种新的模型、方法或工具,那么在一定时间内与此有关的模型、方法或工具的运用会受到普遍的“青睐”。因此,在我国经济学术文献中,研究手法相近的论文会在一定时间内“扎堆”出现。学术论文“八股文”的模式,在一些人看来是“制造”学术论文的一种“捷径”。而这种“捷径”实际是一种简单套用的模式,不仅无实质性的创新,反而容易得到误导性结果。

事实上,同其他科学研究一样,经济研究的工作并无捷径可言。特别是经济学以经济资源配置关系及人的经济行为作为研究对象,必然要求经济理论要同现实经济的实践相结合,需要对所研究的经济问题同客观实际相结合。试图寻找研究经济问题的“捷径”,实际是回避深入探究问题的一种“偷懒”行为。

 

问题五:忽略时代背景的重大变化对一些经典理论所产生的深刻影响

 

在一定意义上,经济学是关于稀缺资源有效配置的理论。然而在不同的时代,随着资源的利用及技术进步的变化,不同时期的资源稀缺性可能不同。因此,时代背景的重大变化导致资源稀缺性变化,从而必然对经济学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现实是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进入21世纪,一些经典的经济学理论的适用条件已出现了重大变化,有关理论的适用性已明显下降甚至完全失效。因此,目前经济学的发展实际上正处于历史背景深刻变化的关键期。

考察经济学形成与发展的历史,不难发现经济学的进展与时代背景因素有直接的密切关系。现行主流经济学主要是在20世纪发展形成的,而20世纪以人口快速增长为基本背景。追溯世界人口发展历程,20世纪之前世界人口曾处于长期缓慢增长的状态。有关数据显示,在1500-1800年三百年时间里,世界人口增量不到4亿,期间年均增长率为0.22%。而在20世纪百年时间里,世界人口总量增加了44.7亿,期间年均增长率为1.3%,即20世纪人口年均增长率是18世纪之前人口年均增长率的6倍。1900年世界人口约有16.5亿,2000年已增加至61.2亿,即2000年世界人口是1900年的3.7倍。[1]可见,20世纪后世界人口呈现“爆炸”式快速增长的局面。

由于人口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主体,同时也是重要的基础性生产资源,兼有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的双重属性,因此人口与经济有着天然的内在联系。一方面,人口是劳动力的源泉。一定社会中的人口数量与质量,是该社会生产能力的基本构成要素,与经济总供给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人口是产出成果的需求者与消费者。一定社会的人口总量及其消费行为,是影响需求水平与消费结构的基本因素,与经济总需求密切相联。因此人口同经济的供给及需求两方面均有内在关系,由此决定了人口是影响经济的基础性因素。据此可以预见,未来人口因素的深刻变化不仅对现实经济发展将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也必然将对经济学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现行主流经济学正是在20世纪人口激增的背景下发展形成的。因此,在一些经典经济学模型中通常将劳动力视为无限供给,将人口与劳动力视为等同,并忽略人口年龄结构的因素。然而,进入21世纪世界人口结构已经出现深刻变化,人口老龄化成为贯穿于21世纪不可逆转的常态。这意味着一些经济模型理论的前提适用条件出现了重大变化,因此相应模型理论的适用性成为重要的问题。目前一些宏观经济模型的建立,虽然以微观个人行为作为基础,但通常假定这些个体是无差异的,因而可以通过个体加总而得到宏观总体的结果。这种假定的其中一个含义就是不考虑人口年龄结构的差异。如在社会保障理论研究中得到广泛应用的世代交叠模型(OLG),是建立在基于微观个人行为基础上的关于储蓄与消费比例分配关系的分析模型,基本原则是使个人一生的效用为最大。该模型通过微观的个人加总而得到,而实际上这样加总的结果,不能反映老年人口比重不断提高的效应。因为这样加总的结果等同于微观的同比例放大,从而不反映人口结构变化对经济的影响。

21世纪人口增长的背景,已经同20世纪有巨大的不同。显然,在21世纪劳动力稀缺性不断提高的背景下,传统经济学中有关人口及劳动力无限供给(其增长率为正常数)的假定,以及忽略人口年龄结构因素的假定等,已经不再适用于当前与未来经济背景。时代背景的重大变化,意味着经济学的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总的看,当前经济社会乃至科学技术正处于快速发展变化之中,人口、资源、环境、能源等因素对发展的约束性不断加强。因此,相应地要求经济学中有关理论的前提假设需要与时代背景相适应,否则其理论的适用性就会降低甚至完全没有意义。为此特别需要发展适应新时代背景的有关经济理论。

 

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加强对经济问题本身及经济原理的探究

 

为了满足现实经济分析的需要,发挥经济理论对实际经济的真正指导作用,经济学如何发展的问题需要引起高度的重视。我们不仅要善于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成果不断提高经济研究工具的水平,而且要更加注重经济学发展的自身规律,以利用好现代经济研究工具真正促进经济学的良好发展。总的看,加强对经济问题本身及经济原理的探究是当务之急。

首先,有关的经济学工作者应担负起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作为专业的经济研究工作者,担负着探索经济原理、发展经济基本理论的重任。为此应认清经济研究工作的基本方向,加强理论联系实际的研究,不能采取“闭门造车”的研究模式。在实际研究中,对经济问题本身及相关具体因素的考察与分析是至关重要的环节。有关经济模型、分析技术与研究工具的运用,只是研究经济问题的手段,而不是研究经济问题的目的。任何模型或研究工具都有其局限性,不存在惟一正确的万能模型。事实上,经济模型的真正价值在于有效的简化问题,并由此可以有效把握主要、关键因素。应从现实经济因素分析中探究经济变量间的逻辑与因果关系,决不能简单地基于表面的数据计量关系得出结论。

其次,作为从事经济学教学的机构与教师,应加强经济学理论与现实经济相结合的教学,特别是要加强原理性经济学的教学。学生对经济学的学习,不只是单纯地学习如何使用经济分析的工具,深刻理解、把握有关的经济基本原理并运用其分析实际经济问题是更为基础与重要的教学环节。

第三,作为有关的学术期刊,特别是一些有较大影响的权威学术期刊,应发挥正确的导向作用。学术期刊的导向作用至关重要,一些重要的学术期刊甚至可以引领学术研究的方向。如要摒弃那些表面上高深莫测,实则远离实际的似是而非的文章,特别是不能以采用怎样的研究工具作为是否录用稿件的依据。经济学的真正价值在于对现实经济发展可以起有效的指导作用,在此方面学术期刊应发挥正确的导向作用。

第四,要切实关注时代背景因素的重大变化对经济学发展所产生的影响。除上面已经提及的人口因素外,还需要特别关注当今科学技术发展因素的影响。当今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现代经济生活正深受其影响。事实上,当今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科学技术水平为基础的。从资源的稀缺性、人的行为方式,到市场交易模式、资金流通模式,乃至整个经济系统的运行机制,实际上都是以一定的科学技术水平为前提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深刻变化,可以在根本上改变原有资源稀缺性的格局,改变经济要素原有的配置关系。这些效应不仅深刻影响现实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必然深刻影响经济学的发展。

 

总而言之,要充分认识当前经济学发展中存在着多方面的严重问题。要充分认识到经济学发展应回归经济学的本质要求,即经济学应对指导现实经济有更大的作用。按这一要求,需要我们加强对经济原理的探究,同时需要将经济学发展同时代背景的一些重大因素紧密结合。促使经济学发展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是全体经济学工作者共同的义务与责任。我们不是要否定研究工具的重要性,而是说要正确利用好工具,按经济学学科的本质要求加强对经济原理的探究,扭转原理性经济学发展滞后的局面。

 

 

参考文献:

 

1. 韦森:“中国理论经济学的现状与问题”,凤凰网财经首届思想中国论坛,20150911日,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911/13968849_0.shtml

 

2. 张五常:“经济学为何失败”,张五常教授2016420日在宁波诺丁汉大学的演讲,http://mt.sohu.com/20160424/n445907297.shtml

 

 


[1]本段数据来源于联合国UN report 2004 data

  评论这张
 
阅读(22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